諾獎的方法論與世界的問題

2019-10-11 09:12:20 來源: 科技日報 作者: 張夢然

有人說諾獎已缺乏驚喜。

細胞感知適應氧、類日恒星的行星、“陪跑”多年的鋰電池……在一些人看來,它們缺少了推開新世界大門的激蕩,連委員會褒獎的理由,也更在于感謝獲獎者對既有體系框架的細膩填充,而非破天荒的“第一次”。

這種想法未免失之偏頗。

無論站在專業領域還是宏觀角度,獎項實至名歸,在收錄史冊后還為后人提供了效法的范本。實際上,諾獎讓人們看到,方法論與技術應用又一次印證其價值。

普遍現象的背后,定是事物發展規律而非個人意志的使然。歷史如此,科學也不例外。

如果把基礎理論層面的開創式成果,視為蘊含從“0”到“1”這關鍵一躍的“杰克魔豆”,那么方法論及技術,就是在“1”后面添加更多“0”,即將其價值從哲學層面轉變為現實存在、進而造福于人類的執行力量。

種子破土而出,隨時間推移而枝繁葉茂。人們的探索欲望,同樣也是面臨的問題亦不斷增長。上達宇宙,下至洋底,解密生老病死,求索不竭能源……在解決這些愈益細分、微觀與專業化問題的過程中,我們創造了令先人驕傲的非凡成果,但也頻繁感受到接近極限的吃力與疲憊。

正如今天互聯網幾乎把形式與效率的油門踩到了最底,卻并未令人類擺脫石油與電力在百年前即構建的能源基礎,也還要竭盡全力去對抗冰川融化、雨林消失、饑荒疫病、公平共享等新老難題一樣。

事物的發展,總是在曲折中前行。所謂曲折,也可理解為既有模式潛力殆盡后的停滯與焦慮。

100年前,日全食觀測驗證了廣義相對論關于光線偏折的預言,默默無聞的德國教師愛因斯坦開啟了新紀元。一個世紀之后,人們仍未完全參透、驗證他的天才預言,卻已經開始期待足夠改變生產關系的創新變革——這種期待,不僅限于科技領域的天工開物,更涵蓋世界格局與國際關系前所未有之大變革。

諾獎之趨于“平淡”,僅是其中的一個縮影。

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。量的累積,終將引發質的突破。在“否定之否定”到來之前,我們需向當下的種種努力致以最高的敬意,以此為炬,傳遞生生不息的進步力量。就像鋰電池一樣:它或許不是終極完美的選擇,但卻成全著我們所有人的現在。

加載更多>>
責任編輯:冷媚
广东36选7好彩一预测